安全問題使洋奶粉在華開啟“艱難模式”

2019-1-04

        2019來了,與洋奶粉而言,機會來了,緊箍咒也念起來了。究竟是監管更嚴了,還是國貨“自強”了?
新年“棒喝”
        2019的開局并不美麗,尤其對一早就被攔在了“門外”的9家境外嬰配廠而言。
        具體的情況是,根據海關總署2018年最后一份公告和早期的一些法規,海關總署對注冊有效期截至2018年底的64家進口嬰幼兒配方乳品境外生產企業開展了延續注冊工作。雖然,其中的55家已經獲批延續注冊,但仍然有9家企業被注銷注冊。
        一定程度上,這是洋奶粉在華生存現狀的真實寫照。一邊是旺盛的市場需求,一邊是越發嚴格的監管政策,洋奶粉在華市場正經歷著冰火兩重天的考驗。
        臨近年末,各大電商平臺、母嬰連鎖零售店都試圖通過花樣促銷來拉動母嬰市場的人氣,不過,銷量好的,還是洋奶粉!跋衩蕾澇,年末還賣斷貨了,好多顧客來問,新貨還沒到!蔽挥谖錆h市愛嬰島母嬰店的店主感嘆。
        盡管市場銷量火爆,但是洋奶粉生產廠家卻感覺這幾年的生意并不好做!艾F在經營起來比以前更難了,尤其是境外中小微奶粉企業,既沒有外資大品牌的名氣和份額,又沒有國產奶粉的本土化優勢,發展起來更是難上加難!弊顕佬抡,無論是耳熟能詳的雀巢、惠氏、美贊臣等,還是暢銷款牛欄、愛他美……在華市場都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前文那9家企業的遭遇恰好說明,從今年1月1日起,這些企業生產的產品不得進口,且這一天之前生產的產品,報關時,保質期不足三個月的不得進口。更糟糕的是,這9家企業旗下不乏知名品牌。
        如今,奶粉市場格局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奶粉注冊只是個開始,甚至并沒有當初預想的嚴格,但未來的監管措施或將會多管齊下。
并不“冤枉”
         “對于嘉寶配方奶粉,我們此次沒有申請延期注冊!贝舜伪蛔N的還包括位于美國威斯康星州(Wisconsin)的Gerber Products Company dba Nestlé Infant Nutrition,資料顯示該工廠是屬于雀巢旗下嘉寶品牌的嬰幼兒配方奶粉工廠。
        面對日益增長的中國嬰配粉,為何沒有申請延期?嘉寶并沒有做進一步說明。不過,業界對于“有蛋糕還能不主動來食”的做法卻是各說紛云。
        有分析認為,外資品牌沒有申請延期注冊也是“無可奈何”。因為,即使申請了,也難以通過。據海關數據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我國共進口嬰配粉22.91萬噸,同比增長13.6%,價值34億美元,同比增長23.8%。數據說明,市場還是增量級別的,但并不是所有企業都能順利獲得生產企業注冊。
        “9家被注銷或者不批準的公司基本上來說都是存在過比較大的食品安全隱患的公司!敝袊放蒲芯吭貉芯繂T朱丹蓬直言。
        從此次9家企業被注銷的過往經歷來看,法國CELIA-LAITERIE DE CRAON公司因為母公司蘭特里斯集團沙門氏菌污染席卷全球;Agrana是是德語地區的主要嬰兒奶粉的生產企業之一。該工廠在2016年被暫停注冊資格的前不久,兩個批次標稱Agrana制造的奧地利Holle奶粉抽檢不合格,原因分別是維生素A指標未達標及錳指標不符合標簽標示值,以及檢出阪崎腸桿菌,同時錳指標不符合標簽標示值;瑞士HOCHDORF Swiss Nutrition Ltd 旗下“思寶智幼兒配方奶粉”和 “思寶優嬰兒配方奶粉”在深圳進境口岸也曾作退貨處理,原因是該2批次奶粉均未按要求提供證書或合格證明材料。
        不過,也有分析認為,部分品牌沒有申請延期或許是由于業務線調整,故而放棄配方奶粉市場。以嘉寶為例,該品牌是美國家喻戶曉的嬰幼兒食品品牌,其在華市場的產品品類里,嬰兒輔食占比明顯高于奶粉。
“國貨”崛起
        事實上,與之前市場上2700余個配方存量相比,嬰幼兒配方奶粉注冊制度實施后,注冊配方數量大幅減少,且大部分都為境內品牌。
        彼時的2014年5月1日,中國正式對進口乳品的境外企業實施注冊管理,境外企業只有獲得注冊資格之后其產品方可進口。此舉也被解讀為是對于“洋奶粉”企業實施嚴格管理、抬高進口門檻、加速清理“洋奶粉”品牌的措施之一。
        之后的日子,洋奶粉市場雖然依舊保持增長,但企業入局的門檻卻在提高,尤其是生產質量安全把控,成為影響今后能否繼續在華市場“奮戰”的重要因素之一。與此同時,以飛鶴、君樂寶為代表的國產奶粉,迅速崛起,占據本土化運營優勢,也在無形中加劇了市場競爭。
        記者梳理發現,去年2月,食藥監總局共批準148家工廠的1138個嬰幼兒配方乳粉產品配方,其中境內102家工廠864個配方,境外46家工廠274個配方;到了去年8月,已經通過注冊的嬰幼兒奶粉配方數量達到1177個,通過速度在放緩,且其中大部分為境內品牌。
        對此,朱丹蓬表示:“這說明國家對于新政大框架下嬰幼兒奶粉非常重視,將政策進行有效落地,不但保證了行業健康、良性、有序地發展,更多地是機遇,更加有利于保障消費者的食品安全!
        目前,國家奶粉監管是分階段進行的,按照現有企業數量和配方數名額粗略估算,提交申請的配方總數也許不會超過1800個。
        照現在的趨勢,奶粉配方注冊審批將更加嚴格。這對外資奶粉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朱丹蓬也認為:“從2017年-2018年的出生率來看,實際處于負增長,那么,2019年中國的嬰幼兒奶粉競爭會加劇,品牌間的分化也會加速!
        “這兩年很多外資品牌奶粉出現質量問題,顛覆國人對于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等傳統思維模式的思考,隨著整個國產奶粉不斷地崛起、創新、升級完善之下,以飛鶴為代表的國產奶粉已經具備了跟外資品牌抗衡的實力,未來,外資品牌受到的挑戰會也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敝斓づ钫f。

  1. 上一篇:十三部門聯合整治保健市場亂象
  2. 下一篇:統一羅智先:先求穩再求好

相關文章

網友評論

忘忧草免费高清在线观看